安踏市值超阿迪背后:屢遭做空,瘋狂收購前路兇險

  以強勢財報表現回應做空質疑后,國內體育用品龍頭安踏體育市值突破2000億港元。

  近日,安踏體育(02020HK)發布2019Q3最新運營數據,第三季度安踏品牌產品零售金額同比上漲10%-20%;旗下高端運動品牌FILA零售金額同比上漲50%-55%,其他品牌零售金額同比增長30%-35%。整體上升勢頭明顯。

  三季報發布當天,安踏股價報收75.65港元,上漲4.42%,市值首次突破2000億元。與此對比,截止美國當地時間10月16日收盤,阿迪達斯市值約為1223.63億港元。安踏大幅超過阿迪達斯,成為僅次于耐克的體育用品第二大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自7月以來,安踏屢次遭遇做空機構Muddy Waters Research(渾水)阻擊。其中,渾水質疑重點在于FILA數據造假。對此,安踏首次公開了收購十年FILA的經營數據。引發廣泛關注。

  屢遭做空,安踏公布FILA業績

  7月7日,渾水在其官網發布了首份做空港股安踏體育的報告,重點質疑FILA銷售數據造假,控制分銷商“左手倒右手”。受此影響,次日安踏股價下跌8.14%,于當日午間臨時停牌,市值蒸發109億港元。

  隨后,渾水在7月8日、10日、14日、21日連續發布四封做空報告,直指安踏利潤率過高、財務數據造假、有意欺騙投資者。與此同時,安踏也接連發布公告否認指控。

  屢遭渾水做空后,安踏于8月26日首次公開FILA財務數據。財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安踏營收148.1億元,同比增40.3%。其中,FILA實現營收65.38億,占總營收的44.1%,毛利46.73億,毛利率71.5%。與之對比,安踏主品牌毛利率為42.5%,阿迪達斯2018財年毛利率為50.4%,FILA如此高的毛利率在行業處于領先水平。

  實際上,自2009年安踏以近6億港元收購FILA中國市場的經營權后,FILA在安踏的運營中逐漸成為集團業績增長引擎,也是近年中國市場發展最為迅猛的運動品牌。安踏方面表示,FILA有望在2019年全年營收突破百億,超越安踏主品牌。

  截止6月30日,安踏品牌(包括安踏兒童)門店總數為10200多家。其中,FILA斐樂品牌門店,包含FILA KIDS和FILA FUSION獨立店在內已達到1788 家,與去年同期相比凈增540家,平均每天開出近1.5家門店。

  盡管FILA如今業績亮眼,但被收購前情況十分糟糕,一度被市場看衰。

  作為意大利百年運動品牌,FILA于2003年被美國對沖基金 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 以 3.51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之后其經營情況不斷惡化。2007年,百麗集團以 3.7 億人民幣拿下了FILA 在中國的運營權,由于經營不善疊加金融危機影響,旗下FILA業務總計虧損約4000萬元。

  直至2009年安踏接盤,在一系列整合措施之后,FILA才逐漸成為安踏的高端運動品牌,為安踏業績作出巨大的貢獻。在這背后,安踏是如何謀篇布局將FILA扭虧為盈,并助力自身成為國內體育用品龍頭企業?

  安踏救活FILA,FILA成就安踏

  業內普遍認為,收購FILA是安踏的轉折點。

  作為中國最大的綜合體育用品企業,安踏成立于1991。企業早期以OEM代工為主,后成立安踏主品牌,以大眾化產品主攻中低端市場,布局于三四線城市。至2009年收購FILA中國業務后,安踏借此切入中高端市場,進軍一二線城市,并正式開啟多品牌戰略。

  2010年,安踏將FILA重新定位為時尚運動品牌,面對年輕消費群團體推出。2011年,FILA逐步向經銷商回收店鋪經營權。耗時三年才收回幾乎所有門店。由此從總部到零售端采取全扁平化管理,并堅持在一二線城市開設店面。

  時尚運動的品牌定位,直營化的零售經營,讓FILA中國業務在2014年開始正式扭虧為盈,并持續5年連續增長,成為安踏近年來業績增長的重要引擎。2019年上半年,安踏營收148.1億元,其中主要增長來自約占總營收45%的FILA。

  對于安踏而言,FILA除了助力業績增長外,更為重要的意義在于為安踏確立“多品牌、全渠道”經營戰略提供可借鑒的模版。

  2016年2月,安踏與日本高端滑雪品牌迪桑特(Descente)達成協議,并成立中國公司,占股60%,目前國內門店超過80多家;2017年,與韓國戶外登山品牌科隆Kolon達成合資協議;同年,又全資收購滑雪專業品牌斯潘迪(Sprandi)、中高端香港童裝品牌Kingkow,分別在國內開設了81和63家門店。

  從中高端到高端,再到專業品牌。安踏多品牌持續落地的同時,多渠道也共同發力,供應鏈壁壘穩步提升,市場占有率隨著增加,協同效應明顯。截止到目前,公司旗下產品涵蓋大眾(安踏及安踏KIDS、Sprandi、NBA)、中高端(FILA、KOLON、KINGKOW、AntapluS)、高端(DESCENTE)品牌,已形成較完整的價格梯隊,旗下產品涉及綜訓、跑步、滑雪等8大領域,產品覆蓋全面。

  在“多品牌、全渠道”經營戰略下,安踏營收持續多年保持著20%左右的增速,早已甩開超李寧穩坐國內體育品牌老第一寶座。業績高速增長的同時,安踏也加速了自身國際化的步伐。

  鯨吞亞瑪芬體育“不成功便成仁”

  在收購FILA上嘗到了甜頭后,安踏的收購業務近年來一直高歌猛進,2015年,安踏收購斯潘迪;2016年,安踏與迪桑特達成合資協議;2017年,安踏與科隆達成合資協議,同年,安踏收購KINKOW……

  今年上半年,安踏與中國私募基金方源資本和騰訊等組成的財團,以46億歐元收購芬蘭巨頭企業亞瑪芬體育(Amer Sports)股權。亞瑪芬體育旗下有始祖鳥、威爾勝、頌拓等優質高端運動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與之前相比,收購Amer Sports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版圖計劃。此前,安踏以購買銷售經營權為主,這次則是首次全球化收購,意味著安踏將在全球范圍內運營國際品牌。這對于安踏來說即是機遇也是挑戰。

  某位不愿具名的NIKE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若整合成功,Amer Sports將成為安踏狙擊耐克的武器。盡管現在,安踏旗下品牌與NIKE還有一定差距,但隨著其全球化步伐的加速,未來將會在國際化市場NIKE進行正面交鋒。

  對于安踏而言,入局國際賽道后,能否在運動品牌中“坐二望一”?目前看,難度不小且風險很高,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被收購品牌的泥潭。

  當然,通過外延式擴張固然能夠帶來奇效,但收益大風險亦大,不斷巨資收購帶來的投資風險以及多品牌帶來管控難題都是安踏需要警惕的。

  對于收購亞瑪芬,安踏集團主席兼首席執行官丁世忠在業績會上曾表示,亞瑪芬這個公司的好多品牌在中國的銷售規模都相當小,所以我們相信,我們買這家公司一個重要的核心戰略也是看上了中國市場的一個空間,同時這家公司的許多品牌在全球也有足夠的影響力。

  業內人士指出,安踏現金流有限,如果要全資收購亞瑪芬,就需要向銀行借款超百億元,巨大的資金缺口可能會把安踏壓得喘不過氣。另外如此巨大體量的企業收購,能不能消化?國內市場肯定是消化不了,國人大部分沒有冬季運動的習慣,只有寄希望于國際市場。反正無論如何,安踏這次收購亞瑪芬絕對會影響其公司命運,成功則安踏借勢提升產品形象打入高端市場,失敗則要面對巨額的債務和成為累贅的亞瑪芬。

  服裝行業觀察人士程偉雄就表示,對于業績正處于“疲軟”的亞瑪芬集團,這次收購對于安踏的資金運作和后期整合能力有極大考驗,福建很多品牌都在收購類似FILA這樣的國際品牌,競爭在加劇,雖然定位中高檔,但是網絡布局大眾化,FILA所謂的奇跡很可能走下神壇,有點像初期Kappa,如果不做性價比,肯定庫存越來越多。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