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達禮即將卸任 香港證監會改革會持續嗎

  熊德志

  近日,據香港媒體報道,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香港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將于2020年9月任期屆滿后卸任。香港特區政府隨即成立五人遴選小組物色接班人,將開始在全球范圍內尋找繼任者。

  在任八年的改革者

  香港證監會聲明稱,歐達禮任職8年間,證監會實施了大量政策及改革以應對市場風險,并樹立強硬、稱職而有效的市場監管者地位,所有這些措施已經根植于內部并形成制度,歐達禮先生認為現在是交接給新領導層的合適時機。證監會感謝其在任期間推出一系列政策及改革,并指改革已踏上軌道。

  自2011年以來,歐達禮監督了香港雙重股權架構的引入,任內采取多項強硬手段,包括打擊創業板(GEM)新股“圍飛”(合力申購新股并操縱股價行為),懲治保薦人違規及“啤殼”(借殼上市)等行為并致力于清理因欺詐和市場操縱而臭名昭著的空殼公司。他亦因匯豐在香港銷售掛鉤雷曼兄弟的結構性產品,對匯豐開出4億港元創紀錄的罰單。

  歐達禮還改革了香港證監會的內部組織結構,包括將發牌科與中介機構監察科合并后組建中介機構部,又成立由中介機構部、企業融資部和法規執行部組成的跨部門工作小組ICE,打擊那些旨在操縱股價、種票或欺騙小股東的失當行為以保護投資者。他曾因相關改革導致業界不滿,三年前還出現一場券商抗議集會。與此同時,證監會針對保薦人的監察日益嚴密,今年初證監會就曾因保薦人相關缺失而對4家投行發出近8億元的罰單。

  力推IPO機制改革

  歐達禮任內一大重要舉措是于2016年推出上市改革咨詢,希望加強證監審批IPO的權力,因此建議于港交所上市科和上市委員會之上增設“上市政策委員會”和“上市監管委員會”,審批重大或有爭議的上市申請,但改革最終未能按計劃推行。證監會于2017年改為實行“前置式監管”,提前介入證監會認為有問題的新股申請,并取得了成效,但證監會也一直“不甘于此”。

  2018年3月9日,證監會與聯交所簽訂《<規管上市事宜的諒解備忘錄>補充文件》(“補充文件”),在《補充文件》的安排下,新的上市政策小組成立,成員包括12名來自香港證監會、收購及合并委員會、香港交易所和上市委員會的高層代表,但上市政策小組并非證監會、香港交易所或聯交所轄下的委員會。該上市政策小組僅有建議的權利,實際意義不大。且該機構的秘書為香港交易所上市主管戴林瀚。

  今年6月26日,香港廉政公署和證監會聯合公告,廉署在行動中拘捕了港交所上市科首次公開招股審查組一名前聯席主管及二名涉案人員,懷疑其在有關上市申請審批過程中涉及貪污或瀆職。證監會表示正在對港交所執行或處理上市及其他事宜的方式進行特別檢視。并指證監會作為法定監管機構,其在《證券及期貨條例》下有責任監督、監察及監管港交所及聯交所的活動。

  按港股目前的IPO申請機制,上市審批主要由港交所負責,暨“聯交所作為前線監管機構,仍然是所有上市申請的聯絡點”。

  但前述香港廉政公署和證監會的聯合公告則意味著目前的新股IPO審批機制或面臨改革。

  繼任者會接力改革嗎

  據了解,香港證監會于1989年成立,2006年修訂《證券及期貨條例》,證監會按要求“分權”,將主席的角色與證監會的日常運作分割,首次設立行政總裁。自2006年始,先后兩任行政總裁均由外籍人士出任。

  歐達禮上任后獲特區政府兩次續任,見證了滬深港通實現股票交易互聯互通。隨著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濟聯系日益緊密,下任香港證監會行政總裁或將需要處理好政治關系,并在監管與市場創新之間取得平衡。

  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指出,香港擁有穩健的證券期貨市場及完善的監管制度,證監會領導層人事變更不會影響監管部門的運作或金融系統的穩定性。而港府亦未表明進行全球公開招聘,只是由財政司長帶領小組進行遴選,考慮到香港目前局勢,海外人士在受邀時或會有更多考慮。另據兩任行政總裁傳統,下任有可能由現任高層中擢升。因此市場猜測現任證監會副行政總裁兼中介機構部執行董事梁鳳儀或是可能接任的人選之一。

  10月21日,梁鳳儀在《首次公開招股的保薦人及對他們的規管》(IPO Sponsors and Regulations)公開演講中提出,香港證監會未來至少把關3項工作:一是正就股票及債券資本市場的簿記建文件過程進行主題檢視,并會發出指引。二是正就首次公開招股過程的架構,與香港交易所上市科展開對話。三是香港證監會正與聯交所研究導致成交量偏低的原因,長遠提升市場整體流動性。

  目前看來,在歐達禮的任內暨明年9月前,有關港交所上市科IPO改革的架構或將有明確結果。否則,歐達禮一旦離任,對于繼任者而言這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如果屆時沒有完成IPO機制改革,繼任者還會持續推動嗎?

  有期許,也有變數

  香港證監會網站刊登的梁鳳儀的演講詞中,也重提新股保薦人角色。她認為,新股保薦人具重要把關角色。證監會去年向保薦人通函提出“五大缺失”,并已套用“前置式”方針監察保薦人。在監管行動中,不單在過去30個月對8家保薦機構罰款逾9億元,也介入重復未達標準的保薦人,包括自愿承諾來提升管治架構及其系統和監控措施。

  此外,梁鳳儀指出包銷商也有不當情況,在極端個案中,包銷團的成員甚至可能會提交夸大或虛構的訂單,這類失當行為會對價格發現過程造成嚴重損害。

  目前,港股市場雖然在IPO及市值方面名列前茅,但流動性卻落后于其他主要市場。梁鳳儀稱,證監會正與聯交所研究可能導致成交量相對偏低的各種原因,“從我們的研究及透過與持份者接觸而得出的一致看法是,本港部分的股票缺乏成交量和流動性,與該部分的上市公司及證券所認為存在的問題有關”。“證監會最關注的是這些問題對市場質量和中介人操守的影響”。

  展望未來,梁鳳儀指出,“不應只著眼于首次公開招股的集資額,我們亦需確保上市公司的質量及買賣的流動性。對優質的首次公開招股市場所作的規管,是包括設立適當的上市公司準入門檻,監察企業融資活動,以及要求中介人秉持嚴格的操守標準”。

  據媒體公開資料,梁此前曾任職金管局,后出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有逾20年金融市場監管經驗。其現任證監會副行政總裁兼中介機構部執行董事,該部門下轄中介機構監察科及發牌科,監管背景突出。

  而市場人士擔心強監管或不利于提升市場整體流動性。若梁鳳儀繼任,或將因持續加強市場監管而忽略市場。由于過去歷任行政總裁都是全球招聘的外籍人士,而梁鳳儀是公務員出身,若其繼任,不知是否會和其他港府官員一樣選擇安于現狀,或當改革面臨困境時知難而退。當然,其也有可能會在證監會既定“軌道”上繼續推動系列改革。

  對于到底誰是繼任者,市場充滿期許,但一切還是未知。

  (作者系香港金融從業者)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